面子大过天,读《丑陋的中国人》

《丑陋的中国人》,作者:中国台湾作家柏杨。这是一本偏重于讲道德的一本书,既然是讲道德的人,按照《如何阅读一本书》里的指点,是多了理作者的人格、生活与时代背景。如此便能更客观一些,而不是急着肯定或否定。

我大百科大致了解了作者信息,以帮助理解这本书。

柏杨,(1920年3月7日—2008年4月29日) 原名:郭定生,河南开封人,1949年前往台湾;

1968——1976年,柏杨翻译了一组美国“大力水手”的漫画(细节略),被当局定以“侮辱元首”、“通匪”等罪名,然后坐牢9年;

而《丑陋的中国人》,成书于1985年,台湾。

2021年11月17日消息,中国台湾作家柏杨遗孀张香华正式向两岸出版商发出声明:“依柏杨生前交代,如今将永远停止发行《丑陋的中国人》”。该本名著将于2024年与两岸原出版社合约到期后,永不再续约,张香华甚至希望两岸出版社自即日起便不再出版此书。她强调,柏杨生前一再交代,当大陆文明已经进步了,就要废除这本书的发行。

–了解结束–

文化方面在进步,文明方面毅然在退步。甚至更不如柏杨时代,酱缸越来越严重,一片大好,柏杨没想到,在我写这片日志的时候,我们已经是发达国家了。

按理说成为发达国家,这不正是国家的发展进步嘛(央媒摆个地摊儿都日赚9000,我们GDP第二、房市可以买断整个华盛顿、科研那是一个又一个突破…一直赢,都快赢麻了),全国上下应该高兴才对嘛。但上层居然发文酸了,有像:美国政客蓄谋已久、美国会的“涉华恶法”,用心非常险恶!

丑陋的中国人没有然后了

这逻辑是不是要把人整疯了,一切都是自己说的,别人把你说的定义为发达反而不高兴了。这就是当下发生的事!

这使我想起一个多年前的梗:无论什么事想不通,想想这是在中G,那么便通了!这样的矛盾,在书中也多有描述。这样的丑陋,并没有从血液中剔除。

书中的那些时代陋习(只是具有时代性的不见罢了,比如裹脚、大声嚷嚷),中国人并没有因为脱下长衫,换上西装而有所改变。仍然是双重标准严重,说起别人来一套一套,却不能将石头砸自己脚上,就像葛优说的如果有一头牛,一辆车,10个亿都可以捐给国这有,唯独1万元不可以。因为他真有这1万元。

并且像柏杨这样连个发声的都没有了,要不忙着“郭美美专家”赚钱,要不闭口不谈;

好一点儿的是受个流水线高等教育的越来越来,加上网络文化的普及。醒民越来越多了(酱缸开始分裂多元化),这才是文明的进步。包括看了很多自杀人的遗属。(都是怕麻烦别人或影响别人什么的做了交待处理)。

礼仪之邦的礼也不只是停留在“虚礼”和纸张之上,而是开始显现在日常生活当中。比如女生穿短裙弯腰捡东西,男生而转过脸去;一起出门,为女士提包,让女士走安全侧…至少有部份人开始尝试着做自己,比如我。哈。。哈~

许多人这是一本过时的书(陋习确实过时了,跟不上时代了哈),在我看来,远远不是。这仍然是当下一本好书(道德礼仪规范的书不要指望逻辑取胜,最后的篇章从文化层面来分析也很精彩,只是不能深说,大家都懂,没有时间的读后半部份就好)!

我读这本书是因为我没出过国,没有深度接触过国个文化、文明,但我知道墙内的不正常,墙内有太多精神不正常的家伙。要和这些精神不正常的家伙相处,都要分辩出谁是精神正常的,谁是精神不正常的。遇到精神正常的,就可以客观讲事实;遇到精神不正常的,跟着一起骂美国(不在一个频道讲道理,那是秀才遇到兵)。事后笑呵呵。

其次,我身上也有这样,或那样的陋习,有则改之!

追加1
本来写完了,晚上准备把书放书架上时发现最后美籍司礼义谈“丑陋的中国人”才是本书精华之笔(P167~180),如

礼,是很好的东西,是人类行为的规范。但,中国人只讲礼,不讲理。于是礼的好处就变了质。因为礼应该接受理——正确的原因(the right reason)的指导。

中国人的义,是用来要求别人而设计的,人人都觉得自己是个例外,可以不必遵守。也就是说,中国人的“义”是双重标准。

人民只知道服从权威,完全没有现代化法治的概念。(人民不知道天生下来自己有什么权利,单轨法律)

这就是司礼义对中国礼义之邦的深刻见解,居然比我这个地道的中国人理解还要深刻。

【全文完】
看完的女侠/壮士,送今日毒鸡汤一碗:你过的好不好别人不知道,别人只能看到矮胖穷。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