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被我误解的是:迈克尔·杰克逊

我是昨天16:32在一个网站上看到快速:江泽民去世 的新闻,内容很简单。

江泽民同志因病在上海逝世。(央视新闻)

最近,我在读七叔的一些文章,多是经济类的,但经济离不开社会、政治、国际、人物、气候、事件…的影响。这期间对江主席逐渐有了新的认知,他不像之前我的认知那样,是个集体F败的开端。相反,是他打牢了国际经济框架,让中国的后代一直受益到现在。这个经济框架太牛了,人民币小美元这个功绩比一带一LU不知道高明多少倍,其他太多细节就自己去查阅吧,这里还是放一个他那个时代的预言~

这个预言绝对不是为了F败这个预言绝对不是为了F败

可惜,之前一直不懂他,

就像迈克尔·杰克逊在死之前,我天真的认为他就是有钱,他就是个娈童的怪才。他死后才知道是他太火太红了,有人要恶意搞他,罗伯逊他们自己也承认了。而这前后八年的宣传与影响,让我相信了这该死的媒体,而不是客观事实。他是个天才艺术家、慈善家、人道主义者、和平主义者。从他的作品中都透漏着这样的信息,而不是作秀,他是伟大的

而江,相同的都是世界级的,不同的是,江更伟大!

安理会为逝世的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默哀一分钟图片来源于网络:安理会为逝世的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默哀一分钟

我,小小的普通者,为过去的无知道歉,能做的是把自己的站也全调为灰白色,纪念这位伟人!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在将来的余生,尽量不说自己不知道的。发现自己没什么能说的了~

【全文完】
看完的女侠/壮士,送今日毒鸡汤一碗:人人都想拯救世界,却没人帮妈妈洗碗。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

发表回复

  • 2 Responses to “上一个被我误解的是:迈克尔·杰克逊”
    • 观空

      江很有胆识,很多年前出使俄罗斯纪念二战,会上好像叶利钦对中国抗战轻描淡写,他走上台要过话筒说了中国抗战的贡献,俄国没人敢拦。很多人震惊了

      回复
    • 长者走了

      江把他的时间用来阅读书摘和几本论述经济学及外交事务的大部头著作。他还继续学习外语。那年夏天在北戴河,他带了几位语言专家一同前往,从而能够练习自己的语言技能。“如果你由于语言的差异而无法与他人交流,”江说,“你们怎么能交流观点或者达成协议呢?”

      当会见外宾时,外交礼节要求江主席使用翻译,翻译人员通常由外交部指派。但是当正式会议结束时,尤其是如果要举行午宴或者晚宴,江就会转而说英语(或俄语),享受这种自然的交流,他能够将这种交流处理得很好。如果某些政府成员或者工作人员跟不上的话,他就会利用善意的公共压力来刺激他们学习。“所有在这里的人当中,”江会微笑着说,“只有X先生和Z先生听不懂我们说的话(英语)。”就连江的司机也不能例外。“我必须重新开始学习英语,”他的司机说,“不然在我为主席开车的时候就会感到窘迫。”

      反之亦然。在一次与高级工作人员召开的会议上,他注意到一位曾在美国学习过的助手没有发言。“老Y,你的英语说得棒极了,”江说“为什么今天不用用?”这位中国的领导人随后开玩笑说“也许你是担心跟我的对比会让我尴尬吧?”

      “江主席的外语能力是有名的。”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说。他喜欢学习不同语言的新词汇,并和以外语为母语的人讨论词义的微妙差别。“他总是建议身边的人员——甚至是那些低级别的助手——更加熟练地掌握其他语言,尤其是英语。他还纠正我们的错误发音或者外语词汇的错误用法。一次,我们正在讨论哪种核反应堆最安全,我把‘pressure’(压力)这个词中的‘r’发音发错了,发成了一个喉音。江纠正了我的发音并问我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我说因为我的第一外语是德语。”

      江把能够使用即将访问的国家的语言进行交流视为外交任务的一部分。他每天都学习英语,并且有许多教师候命。在出国访问之前,江就会给自己施加压力,就好像他是一个临考前仓促用功的学生一样,来加强自己对相关语言的知识。

      “在说外语这件事上,我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他说,这一点并不是秘密,“我根本不感到难为情,即便我说错了也是如此。要学习,你就必须说。别担心,开口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