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峰还是被搞了,能人背后有人弄!

张雪峰住院了,不但住院了,还被《“给穷人指路”的张雪峰:讲课能赚几百万,一家公司要上市?》给搞了~他们不允许另一种声音出现。这真是有意思的事儿,难道这个墙内只允许一个声音吗?

是的

但正常人都知道这是不正常的,下边转的这篇文章还算客观的,引用自行理解,

狗哥是听过张雪峰的公开课的,这位最喜欢劝人读书劝人考研的不是老师的老师,最常表达的观点有两个,第一个「不是所有人,都只能走一条路,但是大多数人,只有一条路,我们没得选」,第二个最喜欢对学生说的是:

要先吃上饭,再想别的。

而他的连线也贼有意思,逻辑也一脉相承,起手式一般就是两问:

你目前在读的学校什么级别?你的家庭环境怎么样?

赤裸裸,但实在,实用。

不过,狗哥对张雪峰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那些名场面,而是曾经做过这么一个建议:

高中应该开一个课程,指导大家报专业,最少得告诉学生各个专业是干什么的,或者国家应该允许高考毕业生有一年的时间去他们想报考的专业的相关领域实习,再做考虑,确认专业。

这个建议很实在,但同时也十分致命。

很多人兴许会杠,高中开设专业课程还行,但一年时间太浪费,一周就足够了解一个专业了,其实这属于小看了少年人的天真:

很多南墙不撞个一年半载,少年们是无法转弯,或者回头的。

青春再如何万岁,倘若能用用一年时间能搞清白往后余生几十年要走的路,绝对大赚特赚,甚至说是开挂都为过。

这事并非信口雌黄,很多发达国家都是如此,考生想考哪个行业,都可以去相关行业的单位先实习,感觉可以了,就去相关专业的大学进修。

可是最后这个建议被情理之中的PASS,为什么相关部门的大佬不倡导这么做?

为什么非要用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与甚至没上过多少学的上一辈的家长,用短短几天时间去报考一个专业,然后稀里糊涂的去上了这个大学?

为什么辛辛苦苦学了十几年,家长鞍前马后的花时间花精力花金钱,结果就因为对社会就业形势存在严重信息差,短短几天,就很草率的决定了孩子的一辈子?

其实,答案很简单:

有人,压根就不能让家长想明白了!他们要的就是这个稀里糊涂,要的就是笼统治世。

我们的社会有两套规则,第一套是明面上的,高大上,正能量,官方大力宣扬的,也是课本教给学生的,第二套是实际的:

不会,也不能放在台面上讲的,却实实在在真正支配着这个社会运行的规则。

而在另一个阶层的眼中:

大部分人,是不需要去看清楚弄明白这第二套社会规则的!

无论是阶层、财富、法律、政策、金融、经济、一旦都跟太阳一样,每个人抬头就能赤裸裸的直视,那么,整个社会的精气神将会迎来一场崩坏世界大冒险,尤其是男人的脊梁与血性,会被轻易的抽调并瓦解。

填志愿也一样,如果让学生与家长彻底看明白了,那么,大学里的一大半专业都是形同虚设的两头不着调:

往下与过往所学彻底脱轨,往上与就业环境严重脱节。

家里但凡有点关系,比如最典型的家族传承吾辈责的电力部门,比如国企央企好的岗位,比如电信通讯、比如金融管理,比如外交外语,普通小白基本就别指望了,周公子早就告诉了全体中国人:

我怕你会读书?

也有人会问高中老师,但很多时候,老师的参考意义并不大,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圈在墙内的人,教书育人可以,但专业的事情并不是很懂。

家里没有关系,老师不能指条明路,又没有高手支招,那么,填志愿就如同:

花了最贵的钱,拆最廉价的盲盒

有人会问高中老师,但很多时候,老师的参考意义并不大,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圈在墙内的人。

关键是盲盒特简陋,上面没有任何说明,甚至连一张图片都没有,有的只有两个形单影只,且歪歪斜斜的抽象字迹——「未来」。

这个时候,惟有张雪峰了。

张雪峰打通了穷人、普通人、没有关系背景的考生与家长在报考与就业上的信息差,而这些信息:

对于家境较好,信息渠道多的家庭来说很简单,但对于中下层的人而言,就如同隔绝了一座莽莽大山。

他们面对上百种各种名称的专业,一头雾水,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冰冷专业名字的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们还不知道该问谁?因为放眼望去,周围的亲戚朋友好像都跟自己一样,对于大学对于专业,懂得也不多。

于是,到了选专业的时候,朴素的家长出发点也朴素得不行:

孩子啊,咱还是实际点,选个能学到东西,毕业好找工作的专业,于是机械、土木工程,建筑工程……

但因为有了张雪峰,通过互联网,他会简单粗暴的告诉你,某某专业是什么样,某某学校哪个好,毕业会进到哪个单位。

比如狗哥之前压根就不知道有些大学的数学专业,不仅前景广阔大有可为,而且,特别抢手。

他一直以为数学出来就只能当个数学老师。

狗哥更难以想象的是,阶层之间隔阂这么大,很多普通人认为的好东西,在另外一个阶层的眼中,压根不值一提。

所以,张雪峰是一个可以给沉默的、普通的大多数家庭,提供这个阶级无法知道有效信息的人,而这些信息有时候改变的就是一个人的一生。

仅此一点:

张雪峰,是有功德的。

但是,将社会运转的第二套规则的某些东西,血淋淋的摆到台面上来,赤裸裸的直射给观众以后,虽然普通人少走很多弯路,但是既得利益者以后的利益也会相对应的塌方,这毫无疑问的得罪了另一批人,这些人是经典的「外儒内法」:

丛林法则的精神内核里包裹着仁义道德的外衣,仁义道德负责忽悠别人利他,丛林法则负责一个劲的利己。

他们万万没想到,普通人家出生的张雪峰不仅跑到跑来沾边:

丛林抢到了肉吃的同时,还大大咧咧的顺手牵出了成千上万的待宰小羔羊。

这种触动太大了,倘若大部分学生家长就此进入了普通人填志愿的觉醒年代,宁愿花费大量时间或者大量金钱去了解大学专业,那些学四年学了个寂寞的专业谁还去选?

涝的涝死,旱的旱死,水还怎么端平?

造成的损失谁来背?

这一次,张雪峰撕开新闻专业的真相,就有了撞上了枪口的意味,而且撞到的不单单是新闻专业,更是整个大学的教育体系。

短短十几天,从教育界的权威教授,到教育界的权威媒体,哪怕是张雪峰「躲进医院成一统」以后,依旧被各路「从人民中来,却忘了人民」的官媒围追堵截,甚至不惜以一篇指向性与攻击性都极强的《“给穷人指路”的张雪峰:讲课能赚几百万,一家公司要上市?》的文章,以春秋笔法,企图将张雪峰推到对立面: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学科之争,也不是专业有用无用的争论,而是在煽动一种仇富情绪,用心险恶,歹毒至极。

然后就是几十家媒体的陆续跟风转载,就这大阵仗,也难怪张雪峰在没「病」之前就预感要被人搞了。

狗哥心有戚戚焉,同样穷人出身的他总觉得:

如果有朝一日,张雪峰消失在网络上了,那才是万千平民子弟的悲哀。

最后,狗哥看到一则消息,两天前的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三次会议上,我国拟制定「爱国主义教育法」:

利用各类资源、设施及平台等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狗哥不知道爱国教育主义的具体内容。

但狗哥有三个愿望。

希望有一天这片土地上,人们不会因为说真话而恐惧,不会因为信息匮乏而丧失了公正与平等,不会因为持有异见而失去了自由,只有敢说真话,能说真话,才能凸显痼疾,才能直面淋漓的鲜血,才能不断的改良这片土壤。

希望有朝一日,已经死掉的新闻,能够活过来。

希望我们中国的未来,多一些张雪峰,少一些胡锡进!

出自:https://mp.weixin.qq.com/s/eROIl9iIx2ofLHSfvM5IvA

这新闻一点儿也不有趣,甚至有些沉重

【全文完】
看完的女侠/壮士,送今日毒鸡汤一碗:物以类聚人以穷分,有钱人终成眷属。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