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机械厂家网络推广运营的第三方骗子们还好吗?

转一篇网络公司方面的新闻,原标题是:转身太慢、烧钱太快都会死,电商公司一年消失上百家。对负责机械厂家的网络运营不见得是坏事。如此可以淘汰那些没有实力的骗子第三方,且看原文

大环境好的时候,激进的创始人或许能获得不错的成绩,但是大环境冷静下来后,跑得太快不仅会摔跤,更可能坠入悬崖。

  “大环境好的时候,激进的创始人或许能获得不错的成绩,但是大环境冷静下来后,创始公司还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踏踏实实往前走。跑得太快有时候不仅会摔跤,更有可能坠入悬崖。”赵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作为电商平台淘集集曾经的一员,赵红亲眼见证了公司从初创期到逐渐成长起来,然后迅速“摔跤”,直至“坠入悬崖”的全过程。

  在竞争激烈的电商赛道,淘集集仅仅是被淘汰成员中的一位。如今,中国第一家C2C网站、“昔日电商一哥”易趣网也宣布将于今年8月关停。一时之间,令人感慨万千。

  《2021年度中国电子商务消失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电子商务公司消失129家,同比下降31.7%;2018~2020年,电子商务公司分别消失了148、120、189家。所谓“消失”,指的是公司破产、倒闭、重大重组、创始人跑路、平台关停或停更等。

  第一财经梳理后发现,大部分电商平台消失的原因离不开两点:一是面对移动端、社交化变迁,自身反应速度太慢,被对手挤占市场;另一个则是自身扩张速度过快、烧钱太猛,进而导致资金链断裂。

机械厂家网络推广运营的第三方骗子们

易趣网的关闭,与其自身没能够跟上中国电商快速迭代的步伐有关。

  1999年8月,易趣网成立。成立之初,公司在上海一个两居室的民居内办公,两位创始人邵亦波和谭海音是当时仅有的两名员工。2000年,易趣网凭借各项指标长期排名榜首,并在2003年到达巅峰,成为中国第一大电商网站,一度拥有80%市场占有率。不过,就在此时,创始人邵亦波却做出一个意外的决定:以2.25亿美元的价格把易趣网卖给eBay。易趣网也自此改名为易趣eBay。

  而eBay接手后的易趣,由于依然坚持包括网站继续收取服务费等在内的“美国模式”,市场份额不断减少。

  “伴随着易趣网被eBay收入囊中,同期淘宝的迅速崛起,易趣网来到分水岭,其向商家的收费模式,造成大量商家转战淘宝,最终导致淘宝的市场份额快速反超易趣网。”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虽然公司于2005年5月宣布将大规模下调物品登录等费用的消息,针对新卖家免除其单月前5件商品登录费。但为时已晚。

  2012年4月,易趣不再是eBay在中国的相关网站,而是Tom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所有业务从eBay剥离,独立运营。

  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监测数据显示,2012年淘宝地位稳固,截至到2012年12月淘宝占全部市场份额的比例约为96.4%。拍拍网占3.4%,易趣网仅占0.2%。

  十年后,公司宣布2022年8月12日24:00前,易趣网将关闭网站所有商品、商铺的交易功能,同时关闭易趣网用户注册、登录、充值功能,关闭网站服务器。同时,易趣网也为用户开通客服邮箱,专项解答账户余额退回问题。

  从市场发展的角度看,易趣网的成功是因为碰上了中国电商市场发展的风口,遭遇的失败是因为不懂中国电商市场发展的趋势,在一次次错误决策中走向关闭。

  过去20多年,中国电商购物模式已经从过去的网页端,走向移动端;商品展示也从过去的图文模式,走向直播/短视频模式;商家的营销方式也从过去一味的打广告,走向更加注重内容、社交人群、种草等娱乐化方式的建设。一旦踏错节奏,就有可能被时代的列车抛下。

  “在其他电商都转移到手机端的时候,易趣网仍然把自己封在PC端。目前国内的电商巨头们在页面风格、技术手段、创新力度上都紧跟趋势,巨头之间的竞争没有喘息时间。”莫岱青表示,淘宝、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等综合电商的崛起,抖音、快手等直播电商的发展,他们已经牢牢占据了国内用户的心智。

  为了数据漂亮而大肆投放广告

  如果说面对移动化、社交化等外部环境的变化,公司自身反应速度慢是一种能力的缺失,那么过度自信、忙碌扩张,进而导致资金链断裂,则是战略层面的判断错误。

  李玲此前任职的公司就经历这样的“生死时速”。

  该公司是一家传统的零售企业,十多年前在互联网浪潮下开启线上转型,但遭遇诸多不顺。“一方面是公司管理者并不拥有互联网思维;另一方面转型启动速度慢了。”李玲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为了市场占有率,公司选择收购一些产业补齐业务短板,这些策略没有错,但过度多元化导致业务不聚焦,在管理整合上有些仓促,在部分业务单元出现亏损后,又不能及时“止血”。

  在疫情、宏观经济等因素的冲击下,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那段时间基本要忙到凌晨,每天跟各个部门的人沟通,睡不着觉。”李玲表示,公司遭遇了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李玲表示,公司的优势产业没有成长为盈利支柱的时候,就开始扩张其他业务,让业务之间输血,很难避免战略收缩的压力。

  赵红对此也印象深刻。

  “刚到淘集集的时候平台刚刚起步,创始人没有架子、人也很好沟通,和其他的创业公司一样,那时候工作的自由度很高,可以自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老板也认可自己的付出和价值,所以在初期的时候工作还是十分开心的。”赵红表示,后面平台开始迅速发展后,整个工作氛围就开始变得紧张了,每天忙于各种客诉和负面处理,心里也开始有点担忧。

  在公司快速扩张过程中,内部管理没有跟上。赵红表示:“原始草根的创始团队与新进的管理高层意见分歧较大,并且始终未能磨合。新进的普通员工工资倒挂较为严重,导致原来的员工意见较多,不足1000人的公司派系林立,站队情况十分明显。”

  为了快速占领市场,淘集集对入驻的商家缺乏基础的资质审核,入驻商家素质良莠不齐,几乎是只要申请就能通过,导致平台产品质量和消费者服务堪忧。

  “创始人工作作风较为激进,在第二轮融资尚未到位的情况下,为了追求数据的漂亮而大肆进行广告投放,最疯狂的时候单月有近亿元的广告支出。”赵红表示,公司甚至违规挪用商家货款用于市场投放,并最终导致平台破产。

  随着商家开始陆续到公司楼下讨要货款,淘集集员工正常上班受到影响。“当时觉得公司估计撑不了多久,但公司内部一直释放相关资本会接手的小道消息,内心还是抱有一点侥幸心理。因为真的对公司有感情,不希望公司就这样垮掉。”赵红表示,在一个周末的上午,她最终从媒体上看到公司的破产信息,内心没有伤心、没有难过,有种终于结束的感觉。

新闻出处:http://k.sina.com.cn/article_1733360754_6750fc72020014i4g.html

【全文完】
看完的女侠/壮士,送今日毒鸡汤一碗:不知道你越过多少峰才成功,反正你逃不过早晚两个高峰。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