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与平民之前的纽带是什么?

前段时间读了《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朱大人在前人基础之前上用法律、大明诰、土地政策完善了大明帝国构架系统,一直延续至今。今天看到凭栏的:个体至弱时代,看的比较深,摘录下学习感受一下:

君主如何到民Z?

为何民Z制会全面取代了君主制呢?

这大概首先得从自由说起!极端自由意味着丛林社会,丛林社会是所有人与所有人为敌,极端自由意味着极端波动,没有人愿意承受极端波动,如何避免?

这需要构筑一条共同的纽带来将所有人联系到一起,血缘是一条天然的纽带,但血缘不可能将所有人联系到一起,那还有什么可以作为所有人的纽带呢?其实无非精神和物质两个选择。

或者用精神(宗教)信仰来作为纽带,或者用物质信仰来作为纽带,用什么来做纽带需要契合社会现实!

当社会仍处于农业社会时,土地是主要的生产资源,易人耕种效率相差不大,土地产出比较固定。人生需要一定的满足感,总量一般来说较为恒定,如果从心灵(精神)信仰得到了满足,物质(满足)欲望就会下降……社会现实没有足够的经济产出以供所有人大肆消费,文化会契合社会现实,安贫乐道文化就会盛行,契合这一特点的宗教信仰(多数会鼓励今生安贫乐道,换取来生富贵)很容易传播,当政者也乐于推广鼓励安贫乐道的宗教文化。下层对生产力影响不大,社会是否繁荣依赖上层(确保太平),于是民众安贫乐道,生产剩余供应上层挥霍(作为确保太平的代价),以此架构社会关系,贵族制或者君主制。当上层既收走了劳动剩余又无法确保太平时,改朝换代就会发生……君主制、农业社会和安贫乐道文化是相互绑定的……

但君主制度有一大问题难以解决。

1) 君主制势必要与农业绑定才能稳定,中国历朝历代为何均重农抑商原因即在于此。重农抑商就会社会效率低下,简单来首就是穷,穷就容易受欺负。

2) 万一受欺负,国是君的国,与民无关,民给谁当奴才都是奴才,有啥区别?一旦受欺负,君主制无法调动全民抵抗……君亡了……

3) 如果所有国家都是农业,大家都是效率低下,公平竞争也就罢了。但一旦有的国家以商立国效率变高,穷的农业国就会受欺负……君就亡了……君也不想亡啊,怎么办?只能跟着发展高效商业。一发展商业,君主制度就无法稳定了。

商贸发达……工业发达……社会繁荣……当政者是社会繁荣的最大受益方……当政者鼓励物质追求……物质收益比任何精神信仰更容易感知,更容易持久……精神(宗教)信仰淡化……各种追求物质的发财点子层出不穷……社会更加繁荣……人取代了地成为主要的生产资源,换人组织生产,效率相差极其巨大……社会繁荣严重依赖个体努力……抵抗侵略也需要激发民众……社会发展和抵抗外敌均需要依赖民众……所谓民Z,就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君主制到民Z制……无论商业从哪里开始发展壮大,都将全面摧毁君主制。民Z制、商业社会和物欲追求文化是绑定的……

一旦社会基础开始商业化,民Z制未来已经确定……西方商业化短短几百年间,全球范围内发展了几千年的君主时代已经全面切换为民Z时代……虽有偶有拿破仑称帝的历史倒退……但大势已经无法逆转……

02

民Z与理性

民Z社会,商业交往频密,生活场景多变,每个人要独立作出的判断剧烈增多,能依赖的只有自己,势必需要更多运用理性思维和逻辑判断以求获得更高的确定性,社会难以避免会越来越理性化。

甚至过度理性……

03

理性之殇

生物进化过程中会存在囚徒困境。个人理性会破坏公共利益,这就是一种囚徒困境,在无限次博弈中适者生存演化出对伦理道德的信仰来稳定系统。

而信仰是无理性的……

当人只相信自己的时候,所有精神方面的信仰都会被动摇,但物质信仰却会越来越坚固(发展才是硬道理),对伦理道德的信仰在动摇……

人越理性,越会只关心自身;人越聪明,越会试图去通过将风险转嫁系统来获得个人利益(所谓道德风险),最终就会通过摧毁系统。系统都被摧毁了,何以立足?

民主社会的人越聪明越理性,越容易摧毁系统来毁灭自身!君不见最聪明的那群人都在忙着割韭菜?

从来没有那一时刻比现在更需要对道德的信仰,但在最需要道德的时代,道德却最容易崩塌,如何避免这种问题?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去相信法会取代道德加以约束。

越是理性时代,越需要法来约束道德风险!

法的大网,取代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04

个体的至弱时代

自古至今,个体力量总是会通过家庭(族)表现出来……

随着人越来越只关心自身,越来越日趋孤立,家庭也越拆越小,家庭与家庭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弱,就算是一个家庭,也是孤零零的独自存在……个体力量无限弱小化……

皇帝与平民之前的纽带是什么

个体的至弱时代早已来临,但很少人会如此想……一张大网取代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人们在遭遇困难时,总觉得还有张大网可以依靠……并不会觉察到自己的弱小……

然而,道德风险是所有人都无法逃避的问题,大网之后也是人……周期走到现在,太多的坑要填,太多的道德风险等着暴露,网有没有道德风险?……是保护镰刀?还是保护韭菜?……这张大网,是否仍然牢靠?

突然之间,大网消失了……

只剩下习惯了呆在大网的阴影中孤零零的个体,徒劳无助的挣扎却始终抓不到任何救命的稻草……

个体的至弱时代……

小结:

但也有了一些新的力量,每个人都很弱小,每个人都很孤立,每个人都面临着相同的处境,这总是更容易激起同理心参与围观……

围观的目光哪怕再微弱也总是一丝联系,如果围观的目光足够的多,也许就能重建联系伸出援手……

哪怕帮不上什么忙,我也总爱去围观一下。

系统的一切,都是顶层设计好的,要么像牲口一样活着,要么痛苦的孤独着,G W 猿除外~

【全文完】
看完的女侠/壮士,送今日毒鸡汤一碗:长的丑不是我的错,只是我在落地时太匆忙了,来不急打扮。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

发表回复